ENGLISH

首页 >> 新聞資訊 >>行業動態 >> 服裝上半年“生存戰”:七成公司盈利,兩大龍頭收入超百億
详细内容

服裝上半年“生存戰”:七成公司盈利,兩大龍頭收入超百億

倏忽之間,2020年已過去大半,經曆一番“生死戰”的服裝業上半年業績也初現全貌。


已披露財報的53家上市服裝企業中,申洲國際、安踏兩大龍頭企業表現堅挺,營收均破百億,淨利潤分別實現25.12億、16.58億;近七成企業實現盈利,其中運動品牌李寧、女裝品牌歌力思、男裝品牌報喜鳥和紅豆股份、休閑品牌卡賓服飾,淨利潤均實現正增長。


然而從整個行業層麵看,營收大幅下滑、淨利銳減甚至虧損仍是常態。曾經的“休閑巨頭”美邦服飾上半年虧損4.78億元,關閉504家店;中國版“ZARA”拉夏貝爾巨虧21億,拉響退市警報;昔日“女鞋巨頭”達芙妮關店逾6000家、宣布退出中高檔實體零售業務......

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1-7月份全國紡織服裝類零售總額5959億元,同比下降17.5%,低於同期社會消費品零售額增速7.6個百分點。


這也充分說明,與食品、家用電器等剛需奇迹SF相比,紡織服裝行業因在疫情期間缺乏剛性需求,導致市場需求出現曆史罕見的倒退現象。特別是服裝產業,本來市場競爭就異常激烈,疫情影響下服裝線下銷售麵臨風險,大品牌也難以獨善其身。


申洲國際上半年實現營收102.34億元,較上年同期下降0.4%;母公司擁有人應占淨利潤約為25.12億元,同比增長約4.0%。目前申洲市值已逼近2000億,是國內服裝代工領域當之無愧的龍頭,董事長馬建榮個人身價也在2018年胡潤排行榜上達到了500億,排名服裝行業的第一。


業內人士認為,受上半年疫情影響,申洲國際的休閑服裝類奇迹SF收入下滑較多,同比下降19.2%。但由於公司上半年口罩及鞋麵業務收入表現較好,彌補休閑服裝收入下滑較多的局麵,促使申洲國際整體營收波動幅度不大,基本與去年同期持平。


安踏集團上半年實現營收146.69億人民幣,同比略降1%;毛利率達56.8%,創曆史最高水平。在財報中,安踏特別提及了上半年的電商業務,流水同比增長超過50%,618大促增速高達78%;FILA、迪桑特、可隆(KOLON SPORT)線上業務收入同比增長均超過100%。


今年8月中旬,安踏市值一度突破2200億港幣,創曆史新高。安踏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丁世忠表示:“2010年,我們做了商業模式由批發到零售的重要轉型,10年後安踏再次轉型升級,進入到直麵消費者的新發展階段,這是保持品牌永久活力和競爭力的長遠布局。”



隨著整個服裝市場趨於飽和,增量空間有限,近年來眾多中小企業市場份額被頭部企業擠壓,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更是讓一些大品牌也難以獨善其身。


“男人的衣櫃”海瀾之家上半年營收81.02億元,同比下降24.43%;淨利潤9.47億元,同比下降55.42%;高達82.17億的庫存,剪標門事件等,讓昔日男裝大佬相較同類型企業表現“驚人”。


“休閑巨頭”森馬服飾上半年營收57.34億元,同比下降30.24%;淨利潤2160萬元,同比下滑97.01%。自2017年旗下童裝業務超過女裝成為了第一大營收來源後,森馬便開始大幅度的擴張童裝品牌矩陣。然而今年受歐洲疫情影響,森馬不得不作價6.8億元(此前收購價格為8.4億)出售全資子公司法國KIDILIZ集團,引發行業側目。


一代“鞋王”達芙妮上半年營業額同比減少85%至2.12億港元,虧損1.41億港元。作為國內最成功的女鞋品牌,達芙妮巔峰時期門店曾達6881家,而目前卻大幅縮減至293家,同時,達芙妮還宣布徹底退出中高檔品牌的實體零售業務(包括中國大陸及台灣),相關話題甚至占領熱搜榜單,令人唏噓。


縱觀李寧、卡賓、報喜鳥、柏堡龍、紅豆股份等表現較為平穩的企業,轉戰線上已成為服裝行業麵對疫情衝擊的最有效途徑之一,壓力巨大的當下,亦是服裝企業真正發展互聯網銷售體係的良好時機。


2020服裝行業麵臨加速洗牌,誰能守住陣地、實現突圍,拭目以待。